世界杯必须变?温格:比赛减少梅西能少飞20万公里

现任国际足联国际足球发展总监的法国名帅温格仍在为推动世界杯由4年一届变为2年一届的改革,进行不遗余力地奔走及游说。近日接受《队报》采访,温格再度阐释改革理念实际上仍是以人为本,虽然赛程日历改变,但比赛场次减少,显然减轻了球员的国际比赛日负担。与此同时,利物浦名宿、现天空名嘴卡拉格在《每日电讯报》的个人专栏上对国际足联的改革动机提出质疑,并支持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在欧国联季军战后提出的观点: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毫不掩饰逐利意图,将球员视作机器而非血肉之躯。

由于代表各自国家队参加世预赛,效力欧陆豪门的南美国脚们多数无法出战本周末的联赛,如拥有梅西、内马尔和迪马利亚等人的巴黎圣日耳曼,利物浦的阿利松、法比尼奥,曼城的埃德松、热苏斯等等等等。卡拉格表示,跨越12个时区的长途飞行破坏了联赛比赛日的完整性,“国际足联允许在这样的时间安排预选赛是不可原谅的,因为这意味着给球员发薪的球队没法在重要的国内比赛中合理地使用球员,而这其中很多人的薪资高达每周20万英镑或以上。”

而这一点在温格看来,正是迫切需要改革的原因之一,“我提出的改革遵循目前国际赛程设置的框架,在2024年前都不会有大的变动。两年一届世界杯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正在就此征求全球意见。我提议的是减少预选赛数量,将它们集中到一起分组,赛季结束后腾出专门时间进行国际比赛。就比如现在我们进行世预赛,南美球员本周末无法为大巴黎出战,我认为这是违背逻辑的,从长远来看,一间俱乐部不能使用他们的高薪球员是站不住脚的。”

“我咨询过所有人,问了两个问题:(1)你愿意保持现状吗?(2)你对组织国际比赛日赛程有何看法?我对所有观点都持开放态度。而其中80%-90%的人喜欢我集中预选赛、缩短时间、为国际比赛日创造空间的想法。两年一届世界杯会让人更不情愿,因为这其中掺杂了情感因素。我们都有一套常规流程,四年一次世界杯几乎成了自然法则。但在你回顾历史的时候不难发现,这也没那么自然。我无意让改革成为一场私人斗争,我只要求那些批评者们给我一个更好的方案。但别试图诋毁我,我更愿意接受批评,并被告知原因。”

法国队主帅德尚对此曾表示,如果每隔两年就能看到世界杯,会让他觉得该赛事变得廉价。温格回应道:“我理解他的想法,这是人之常情。想要维护个人权威很正常,但当我分析现代社会对于时间的感知时,我发现一切都在加快,对重大赛事的需求同样如此,我希望保持足球世界的简明易懂,以便人们了解正在进行的比赛。足球必须是一项简单易懂的运动,我们绝不能忘记今天只要打开电视,我们就能接触到世界上最好的部分。如果时间和比赛声望直接挂钩,那世界杯应当每八年一办。就算是一年的冠军,你也不会说不,即便这个冠军头衔只会持续一年。”

此前欧足联发布的声明已经确认,国际足联提议将欧洲杯以及美洲杯等洲际赛事都变为两年一届,这意味着每年夏天都有重大足球赛事。世界杯和欧洲杯或其他比赛交替进行。温格确认了这点,“当然,但是这个前提是比赛数量减少了。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只需要7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球队需要踢10场预选赛,再加上7场正赛,那一共要打17场比赛。我提议的是6场预选赛,可能还有1场附加赛,以及7场正赛(进入四强),所以一共是14场比赛。”

还有其他优点吗?“你知道,比如梅西这样的南美球员,在现在的世界杯4年周期里的飞行旅程是33万公里。如果采用我的体系,他的飞行旅程将减少为13万公里。研究表明,让球员疲劳的是反复的旅行、气候冲击和3小时及以上的时差。重复这些旅程对球员的身体伤害远远大于比赛本身。比如一名球员周三晚上还在南美洲比赛,那时已经是欧洲的周四上午,你认为他在欧洲周六晚上能以最佳状态出战联赛吗?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意味着人们可以每年都看到一场重大赛事吗?“是的,之后我们会保证25天的休息时间。我给你一个最近的有趣例子,今年是欧洲杯之年,然后又迎来了被公认兼具高质量和激烈性的欧国联,明年将有世界杯。但没人因此生气,那些在欧洲杯表现不佳的球员渴望在世界杯上弥补。所以这个事情具有两面性,现在项目已经摆上了台面,讨论非常重要,如果人们有更好的想法,我非常欢迎。”

卡拉格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在他看来,欧足联已经创造出了更高水平的足球赛事,即以欧国联取代毫无意义的友谊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赛程设置的拥堵,增加了球员受伤的风险。而且仍旧无法掩盖俱乐部足球的优越性、球迷更加满意俱乐部赛事的事实。卡拉格讽刺道:“我怀疑两年一办世界杯的想法是源于国际足联对最伟大赛事——欧冠联赛的嫉妒。”

有一点无可置疑,那就是两年一届世界杯的改革能为国际足联吸引到更多的财务和注意力,从而增加赞助商和转播收入。缺少精英足球的地区也会对此提供支持,以增加他们成为东道主的可能。近日,访问以色列的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就提议由以色列和其周边阿拉伯国家联合承办2030年世界杯,沙特作为合办方的可能性最大。而此前两年一届世界杯的提议也是由沙特足协率先提出的。

卡拉格透露,在一次有温格参加的前球员线上视频会议中,法国教头的一个支撑改革的论点是:那些生在欠发达足球国家和地区的球员需要获得更多机会。不管你是出生在雅温得(喀麦隆)、伦敦(英国)还是河内(越南),你都有同样的机会成为一名伟大球员。

利物浦名宿反驳道,情操高尚不代表观点正确并且能够顺应理想得到发扬,看看安道尔和圣马力诺几十年如一日的糟糕战绩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队在最近的世预赛中分别被英格兰和波兰以5比0的大比分摁地摩擦。

会议结束后,卡拉格陷入迷惑:“你为什么要征询我们的意见,而不是问问现役球员们的看法?听听那些所有必须参加这些比赛的人的意见呢?”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