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 ,母亲是曾经出洋留学的新式女子 ,父母长期 不和,终于离异 。后来父亲续娶 ,张爱玲与父亲 、 后母关系更为紧张。有一次 ,张爱玲擅 自到生母家 住了几天,回来竟遭到后母的责打 ,然而后母诬陷 张爱玲打她, 父亲发疯似的毒打张爱玲, “ 我觉得 我的头偏到这一边,又偏到那一边 ,无数次 ,耳朵 也展聋了。我坐在地下 , 躺在地下了,他还揪住我 的头发一阵踢。 ”然后父亲把张爱玲关在一间空屋 里好几个月 ,由巡警看着 ,得了严重痢疾 ,父亲也 不给她请医生 ,不给买药 ,一直病了半年 ,差点死 了。照她想, “ 死了就在园子里埋了” ,也不会有人 知道 。在禁 闭 中,她每天听着嗡嗡的 日军飞机 , “ 希望有个炸弹掉在我们家 ,就同他们死在一起我 也愿意。 ” 在这种阴沉冷酷的环境里长大 ,青春期遭受过 如此残酷的折磨 ,心理上不发生一些畸变 ,几乎是 不可能的。张爱玲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恐惧和怀疑 , 在心里筑起 一道坚硬 的屏 障 ,把她与世界隔开 。 “ 人是最靠不住的” ,是她从青春磨难中总结出来的 人生信条。冷酷无情杀机四伏的家庭 ,在张爱玲的 心灵里种下 了一只阴郁的 “ 虱子” ,成了她一生不 能克服的 “ 咬啮性的小烦恼” 。她的急功近利,她的 冷漠世故,她的孤僻清高,都与此有关。 生命的最后 20 年, 张爱玲呈现出越来越显著的 心理疾病。她对人越发冷淡 ,生活 日 益封闭,家具、 衣物随买随扔。她其实是以这种方式 ,来摆脱内心 的空虚与枯寂。 而多年来一直潜伏在心里的 “ 虱子” 此时终于 , 变成实实在在的客体 ,来 向她发动最后的攻势了。 在洛杉矶的最后 23 年,为了躲避这种令她触之丧胆 的小东西,她在各地旅馆辗转流徙 ,随身只带几个 塑料袋。在搬家中,财物抛弃了,友人的书信遗失 了, 甚至花几年心血完成的 梅 上花》译稿也不知 所终。去世前 4 个月, 她还写信给林式同, 说想搬 到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或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 去— 这两个地方都是沙漠 ,也许她以为在沙漠里 可以摆脱被虱子咬啮的苦恼。 1945 年 9 月 8 日,张爱玲谢世于美国洛杉矶寓 所 , 天后才被人发现。屋里没有家具 ,没有床 , 7 她就躺在地板上 ,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一个 曾经无限风光的生命以一种最凄凉的方式凋零。我 常常想 . 张爱玲弥留之际,有没有想到晚年躺在床 榻上的七巧? 是否也懒得去擦腮上的一滴清泪? 她以一双早熟的慧眼洞彻了人性的弱点和世间 的荒诞,并以生花妙笔展览给世人看 ,但她没有足 够的光芒来穿透黑暗,驱散心灵中的 “ 虱子” “ 。 生 命是一束纯净的火焰, 我们依靠自己内心看不见的 太阳而生存。 ”一位外国作家如是说。但张爱玲心 里没有太阳。她的生命正如她所说 ,是 “ 一袭华美 的衣袍” 这衣袍曾经光艳照人, , 风情万种,但最终 还是被 “ 虱子”吞没了。这是怎样的悲哀 ! 口 日

一天,偶像遇到一位 自 信的 少年,他本来以为,那少年会向 他顶礼膜拜的, 便摆 出一副鼻子 朝天感觉特好的模样。 可是 ,那少年捧看一本书, 津津有味地看着, 理也没理他。

这可是个崭新的见解,偶像 一听就入迷 了,立刻悠悠然神往 地看 着少年 ,仿佛 也成 了发烧

少年反 问: “ 你判断失误 , 糊涂了 吧?” 偶像大惑不解 : “ 别人见到 我都顶礼膜拜 ,为什 么你……” 少年再次反问: “ 我凭什 么

“ 因为我 是 偶 像,是人们满怀虔诚把我捧起来 的,正如那些歌星,只要往那儿 一站 ,就足以把 那些发烧友们感 动得晕过去。 ” “ 可我 不喜 欢歌 星 ,再说 ,

于是 ,少年有板有眼地讲起 了他的见解。比如 ,盲从是一种 失落,崇拜是一种 自卑,追星是 一种糊涂等等。还说 : “ 人们之 所以在偶像面前低声下气,是 因 为 自己是跪着的,其实只要挺胸 一站 ,就可以恢复 自己的尊严。 ” 听着这番话 ,偶像的腰也渐 渐地弯了下来,弯,弯,弯,终 于弯成 了九十度 ,而且 ,也就是 从 那天起 ,这 少年就成 了偶像 的

想成为偶像 的偶像 吗?很 简 单,请抬起你高贵的头。 圈 口 (黄胜利摘 自 0 》 )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