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67岁被网恋对象诈骗18万不敢说出真相直到我登录小舅子的微信

邱全今年已经67岁了,退休后一直在家养鱼种花,偶尔也跟朋友出去钓钓鱼,每个月拿着几千块的退休金,生活的很是惬意。

他真觉得现在才叫过日子。年轻的时候拼死拼活要挣钱给孩子上学,养家糊口,身上不敢藏一点私房钱,活得很是窝囊。

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了,看着他们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邱全身上的担子也终于放了下来。

其实是孔梅弟弟的事,孔梅是邱全的老婆,两个人已经结婚40多年了,虽说这么多年也有不少的矛盾,最后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能解决掉,唯独这个小舅子,让邱全十分头疼。

20年疫情期间,大部分地区的实体经济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有人想把店面盘出去都还来不及,可孔罗非说看到了商机,借钱租了个店面要搞餐饮。

果然没过多久,实体店本都还没挣回来,就开始亏钱,孔罗虽然及时把店面转让了出去,却还是亏了不少钱。

邱全知道后,手上虽然有闲钱,但并不想借钱给孔罗,因为他知道他这个小舅子是什么德行。

自打他跟孔梅结婚以来,接济孔罗的次数已经数都数不清,一笔又一笔的钱借出去,就像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次也是,邱全把来借钱的孔罗骂走之后,孔梅就跟他摆了大半个月的脸色,说邱全看不起她的娘家人,还说自己回娘家都没脸了。

这让邱全心里烦闷不已,自己的老婆跟自己不是一条心就算了,胳膊肘还总是往外拐。

儿子从小跟舅舅挺亲近,听说这事,特意打电话过来问邱全,为什么不接济舅舅?甚至还说,要是舅舅到时候被逼的没办法,想不开怎么办?!

所以这段时间,邱全一点好心情都没有,就连朋友约他出去钓鱼,他都找个理由拒绝了,每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第一句话他就问对方有什么事?语气不是很友好,他一向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

那个“心如止水”告诉邱全,说自己充错了话费,把话费冲到了他的手机号上,想把钱返回来,一搜手机号,才跳出来的微信,她希望邱全能在微信上把话费转还给她。

他不是占便宜的人,把钱转给了对方后,得来了一个“谢谢大哥”的回复,邱全也不甚在意。

有一回他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心如止水”发的一条朋友圈,是科普关于心理健康的测试,标题是说是说什么,“中了这几条,那你的心理就有问题!”

邱全没忍住好奇的心,点进去测试后,发现自己几乎全中,这让他忧心忡忡,难不成这段时间他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是因为心理出了问题?

怀着忐忑的心情,他还是带着这条朋友圈去问了“心如止水”,他想问问这测试到底准不准。

对方却告诉他,自己就是心理医生出身,还说这个测试很权威,邱全有什么心理上的问题,都可以问她。

邱全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他想最近这些事憋在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能有个人,哪怕是陌生人一吐为快,那样也好。

那个“心如止水”听完后,还真的以一个心理医生的身份在开导邱全,语气温柔,瞬间就让邱全放松了下来。

他在心里还忍不住拿孔梅跟人家作比较,觉得自己老婆还没有一个陌生人理解他,想到此,他就跟打开了话闸子一样,跟人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邱全才知道,“心如止水”姓罗,今年才40多岁,比他小了将近20多岁,老线岁一代沟,他却觉得跟这个小罗沟通完全没有压力,聊天聊得多了之后,甚至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因为这个契机,两个人时不时地就会互相发消息,邱全时常跟小罗吐槽家长里短,而小罗也算是个合格的网友,认真倾听,适当给出建议。

有了网友小罗的陪伴,邱全肉眼可见地开心了起来,他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甚至比以前面色更加红润。

就连孔梅在他面前提给孔罗借钱的事,尽管他还是不同意,倒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反感。

有时小罗会给他发一些尺度比较大的照,邱全看到后,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他想和小罗发生点什么。

其实邱全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因为他跟孔梅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在一起久了也觉得这方面的需求变少了,可认识小罗之后,邱全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毛头小子,整天脑子里想入非非。

但小罗就像是一个钓鱼的人,在钩子上给足了馅料,慢慢等着鱼儿上钩。可猎物上钩之后,她又松了松钓竿,那馅料让鱼儿看得见,摸不着,抓心挠肺。

邱全很多次提出要见面,都被小罗拒绝,她说,自己跟邱全一样,都是有家庭的人,一旦跨出那一步,覆水难收。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维持着这种关系,还能长久下去。

邱全虽心有不甘,但也选择尊重小罗,他想着反正来日方长,到时候自己肯定能感动小罗,同意跟自己见面。

他这个人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特别爱面子,和小罗认识的这段时间,小罗总是“哥,哥”地叫着邱全,每次一听到,他的心就软成了一团水,对小罗有求必应,平时自己花钱不舍得,给小罗转账却是一笔又一笔。

两人认识的这半年,光逢年过节的转账邱全就已经给小罗转了不下10万,这还不够。

那天小罗突然给邱全发消息,说她儿子不小心出了意外,要做手术,问能不能先借她8万块钱,应个急。

当时小罗的语气很焦急,邱全也没来得及求证事情的真假,又加上跟小罗的那层关系在,他当下就给小罗转了8万块钱,还表示不急着还。

钱借出去之后,小罗变得很少回邱全的微信,他以为是小罗忙着照顾自己的儿子,没时间,就一直在等小罗联系他。

那天是中秋节,邱全和老婆孔梅一起回了岳父岳母家过节,虽然一家人难得围在一起,但邱全心不在焉,因为他还在担心着小罗。

这一大家子人凑在一起,邱全难免不会看见小舅子孔罗,上次借钱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所以这次两人只是打了个招呼彼此就没再说话。

饭后邱全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几岁的孙子在玩手机,好巧不巧,孙子手上拿着的正好是小舅子的手机,小孩子不会玩,点来点去,就不小心切换了小舅子的微信。

邱全瞄了一眼,看到那头像有点眼熟,他心里猛地一沉,赶忙拿过来仔细一看,自己跟网友小罗的聊天记录赫然在目,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段时间他关心小罗的那条微信。

邱全心里是翻江倒海,敢情这半年网聊对象都是自己的小舅子?!他又想到小罗,孔罗,这两个人名字都这么像,还有聊天记录在这,他就是不想相信都不行了!

邱全顿时觉得怒火中烧,想找孔罗算账,但他一看家里这么多亲戚在,又不敢声张,怕亲戚自导自己的丑事,只能强忍着滔天怒气。

等亲戚都走得差不多了,邱全就把孔罗叫了出来,把自己拍到的证据甩在了孔罗的面前。

孔罗一看事情败露,竟然直接承认了,说这半年都是在用变声器跟邱全对话,那些露骨的照片也是在网上找的。

听到孔罗亲口承认,邱全更气了,他气自己被耍得团团转,被骗了还帮人数钱,他根本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孔罗要这样做?!

被发现后,他丝毫不慌张,甚至以此要挟邱全,问他要钱,要是不给,就把这件事捅出去,让邱全老脸都丢尽。

邱全本来还想为自己讨个公道,一听孔罗这样说,他什么都不敢做了。活到这个岁数,他最要面子,要是被人知道自己在网上撩骚被骗的事,那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面对孔罗的威胁,邱全虽然气愤,却无可奈何,不但不能追究,还要想方设法瞒着这件事情。

邱全的沉默换来了小舅子孔罗的变本加厉,这之后,孔罗一直以这件事威胁邱全,说不给钱就把这件事说出去。

一次又一次无底线的索取,再老实的人也会有爆发的那一天,邱全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自己的老婆孔梅。

孔梅知道后,特别生气,她是真的没想到,原来邱全这段时间的反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想,要是所谓的小罗真是个女的,那邱全不就背叛她了吗?!

但邱全又跪在孔梅的面前痛哭流涕,保证自己以后绝对不再做这种事,孔梅到底是不忍心,一番思想斗争后终归是原谅了邱全。

她总算认识到自己弟弟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眼狼,借钱不还不说,还想出这种法子来欺骗自己的亲姐夫,这一次,孔梅决定跟邱全站在统一战线上,不再对自己的弟弟心软。

由孔梅出面,她找到孔罗,让他还钱,态度很强硬,说要是孔罗不还钱,就报警。

孔罗到底是害怕自己因为敲诈被抓,意识到姐姐不是开玩笑的,承诺会把钱还了,只要不报警。

这一切,邱全在孔梅的身后看得一清二楚,他虽然痛恨小舅子欺骗自己的行为,但他也知道,这是能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了,毕竟孔梅也不会真的把自己的弟弟送进去坐牢。

他也向孔梅保证以后不再干这种混账事,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好丈夫,好父亲,好爷爷。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邱全和小舅子都有错,希望他能在这次事情里 涨个教训,好好跟他老婆过日子。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